第一章 必带凶兆

五月天,正是清平寺的旅游旺季,此刻景区内游人如梭,诸多游客或驻足观赏,或礼佛膜拜,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。

整个寺院都是对游客开放的,甚至连主持的禅房,游客们都可以进去观赏。

只是在寺院的西南角,却有一处小院落被挂上了“游客止步”的牌子。

透过低矮的围墙,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座丈高门楼。门楼斑驳破损,上面嵌着一方牌匾,写着“清平观”三个字。

“清平观?道观?寺庙里怎么会有道观?”有游客奇怪的问道。

称作“观”的,一般都是道家居所,这寺庙里竟然有一个道观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

“快来看!这里面有个大丹炉!”这时候,一个游客硬是将紧闭的小门推开一丝缝隙,看见了小院里面情形。“还有神龛!供的是三清道尊,真的是个道观!”

“我看看!是太极丹炉哎,好大!”

“让开,我瞧一眼。”

一时间游客们纷纷争先观看,本来颇为安静的小院瞬间喧闹起来。

“吵什么吵!看不见门口的牌子吗?!”这时小院内忽然响起一声呵斥。

听声音年纪不大,只是呵斥中充满威严,霎时让所有游客下意识的噤声不语。

接着院门吱呀一声打开,走出一个道童。

道童约莫十六七岁,穿着一袭灰布道袍,头发束成髻,用一根竹筷别住,面容静雅,隐然有出尘之意。

道童缓缓走出院落,环视一周,将诸多游客扫视的垂头不语之后,才收起目光,轻轻指了指“游客止步”四个字,说:“难道你们看不见这四个字吗?我观乃清净之地,不受外来香火,以免被铜臭玷污了道心。诸位请回吧。”

道童这话一出,顿时惹来众游客不满,一个个嚷嚷着要道童道歉。

道童话语却是不止影射清平寺为了利益迎合游客,还暗指游客们的香火钱是脏的。自然让众人不愿意了。

“喂,小道士你胡说什么?小心俺揍你!俺告诉你佛祖很灵的!去年俺娘生病,俺就来清平寺烧了一炷香,俺娘的病就好了。你说这不是佛祖显灵,是什么?”一个壮如蛮牛的小伙子排开众人,走上前对道童说道。

道童看看那人,叹息着摇了摇头,却是不语。

“你摇头做什么?看不起俺?俺真揍你,信不信?”说着,壮汉提起拳头,作势要打。

道童则夷然不惧,看着壮汉轻轻问道:“你家门朝西,家门口有一个水塘是不是?”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你认识俺?”壮汉一愣,不解的问。

“水塘污秽,多生蚊蝇,是不是?”

“咦,你连这个也知道?”壮汉又是一愣。

“你母亲的病就是秽气入体导致。至于你说的好了,也只是暂时的。冬季水塘干涸,秽气减少,你母亲病情自然缓解。等到夏天来临,水塘涨水,蚊蝇滋生。秽气还会冲入你家,致人生病。”道童继续说。“这几天,你母亲的病是不是又有些复发?”

“小道士,你神了啊!我今天来清平寺,就是因为俺妈病复发,想给俺妈再烧一柱香的。”壮汉搔搔头,说道。

“指望这些铜臭蒙蔽了机心的伪佛,烧一百炷香都没用!”道童冷冷说道。

“小道士,你是真有本事,俺服你!俺不烧香了,你能不能给俺说说,俺妈这个病怎么才能根除啊?”壮汉说着,从怀里摸出五百块钱,往道童手里塞去。

“你以为我指点你是为求财?小道我这身本事若真想求财,何必在这指点你这等普通人?”道童冷笑一声,说完,就要回小院之内。

而壮汉还没得到破解之法,自然不肯放弃,死皮赖脸的跟着道童往小院内走去。他身高马大,在道童即将关门的刹那,竟然靠着蛮力硬是挤了进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