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地冻百丈深,冰封万日寒。し

一定很讨厌在这个时候起来上厕所吧?

可是人有三急,就算死死憋住想办法沉入梦乡,它也总会在梦中一泻千里。

许盈沫痛苦地掀开被子,她真想在床上直接槽一个洞,然后……

耷拉着眼皮看了眼墙上挂钟,时针指向了——

六点钟!再睡今天就可以在校长室门口蹲着唱《迟到的爱》了!

她这一眼马上精神了,赶紧穿衣服走出卧室。

二楼几个卧室门都关着,里面的人还未起床。想到害她今天睡过头的罪魁祸首,许盈沫磨磨牙,下楼时,刻意往下蹦似的,把楼梯踩得“咚咚”响。在厨房忙活的保姆阿姨知道她的小心思,有点好笑,替她倒了杯水。

“谢谢。”她感激地笑了笑,隔着热雾腾腾,在酒柜玻璃中看到自己的笑容。

玄关换鞋时,阿姨又给她书包里塞了一盒牛奶和烤肠,嘱咐道:“早饭必须吃,不吃胆囊要出问题的。”

二楼卧室的门在这时忽然打开,一个披着长发的少女出来,挺文静的长相,就是一张口特别暴躁:“许盈沫,你发什么神经,大清早在楼梯上跺脚,还让不让人睡了?”

许盈沫系着鞋带,慢悠悠倒打一耙:“许佳倩你要睡懒觉,还怪别人起太早,公主病趁早治!自己凌晨1点放音乐的时候,怎么没想过吵到别人?”

她昨晚头疼,隔壁的音乐却响得恨不得去申办奥运会,吵得她一晚上没睡好。

许佳倩大清早起床气没消,一听自己这个姐姐还有理了,也不管自己睡衣单薄冻成狗,就往楼下冲:“我学音乐的我晚上放个音乐怎么了?爸妈都没说什么,你凭什么管三管四!”

许盈沫已经系好了鞋带,手放在门把上,大门开一道缝,寒气呼呼地往里灌:“那我学舞蹈的,我早晨在楼梯上跳个舞又怎么了?你妈当然不管,你就是杀人放火她也觉得好,小三出身指望她有什么是非观。”

许佳倩没想到她的人身攻击水平已然臻入化境,兵不血刃也能喷人一脸,气得眼睛都瞪圆了,拿起餐桌边一个杯子就要掷过来。保姆阿姨见势不妙,赶紧推着许盈沫走,后者朝许佳倩做了个大鬼脸,留了个防盗门给她。

杯子砸在实木大门上,“啪”的一声摔的米分碎,也惊动了楼上的女主人桐艳丽。她睡眼惺忪出来问道:“宝贝儿,怎么了?”

许佳倩气得捂胸口,保姆阿姨怕她说什么坏话,赶忙打岔道:“倩倩,你还没吃早饭,我给你下个荷包蛋,桌子上给你倒了蜂蜜水。”

主人家的事,她不好说什么,不过在这家里做了快十年了,感情上总还是有点向着许盈沫的,毕竟父亲出轨再婚,这个小姑娘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----

许盈沫出门后去公交车站上了车,许佳倩有母亲接送,可以睡懒觉,她却没这待遇。车上几个其他高中的男生,惊艳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一边视奸,一边交头接耳。

许盈沫抓着扶杆,头疼让她有点昏昏欲睡,余光瞥见也只能不当回事儿。这种情况她见过太多了,不用听都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,只是心里不屑——这群挫男,一边猜测着她是哪个学校想泡妹子,一边连座位都不给她让,好歹是在意淫她,让座难道不是应该的吗?

这群男生也太挫了,还想来搭讪?门儿都没有!

公主病晚期许盈沫对这些男生的尿性……看的果然很准。交头接耳一会儿后,一个男生吭哧吭哧站起来,往她这边走,掇了掇她:“同学,你是哪个学校的?”

放在平时,别人紧张地跑来搭讪,她还会敷衍几句。但是今天她身体不舒服,态度也欠奉:“我和你们不在一个学校。”

一句话口不留,摆明了是拒绝再谈,还有两分不放在眼里的漫不经心。于是那个男生本来还想跟她要个□□号什么的,见此也只能悻悻退散,坐了回去。

……看吧,所以说男人其实比女人还能算计,除非觉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